丰子恺说:“既然无处可逃,不如喜悦;既然没有净土,不如静心;既然没有如愿,不如释然。”不管是身处困境,还是一切顺利,我们都应让美长存心间。

      让美长存心间,需要学会感受平凡生活中细微的美。常年工作繁忙的万科集团董事长王石曾说:“如果说在哈佛是一种煎熬的感觉,那么剑桥给人的感觉很滋润,像梦幻一般。”这是他在去剑桥学习后的真切感受。在常人眼中,剑桥这座千年学府弥漫着浓厚的学术氛围,以学术研究为主的生活单调而乏味。然而王石却感受到了剑桥别样的美感。或许是想到了诗人徐志摩在《再别康桥》中的清新与浪漫?还是看到了图书馆中莘莘学子灯下苦读的动人场景?抑或是被校园里的古老建筑与迷人美景所深深吸引?学术与生活相依,古典与现代交融,剑桥在历史沧桑中积淀下了独特的美。王石凭借他善于发现美的双眼与主动体验美的心灵洞察了这座古老学府中别致的美感,获得了心灵的滋润与梦幻的感觉,让这份来自异国的美长存心间,如点亮黑暗的微光,装点着他繁忙的工作与平凡的生活。

      美不仅止于生活,还活跃在科学的殿堂。因此,让美长存心间,对科学家们也同样重要。曾获诺贝尔物理学奖美国物理学家理查德·菲利普·费曼在《费曼物理学讲义》中写道:“广阔无垠的星空使我浮想联翩——我小小的眼睛紧盯着像旋转木马似的星球,就能截住几百万年前的光。”面对这般富有诗意、充满美感的文字,即便是对天文学不甚了解的芸芸众生,也会对费曼笔下遥远而神秘的宇宙太空心存向往。费曼正是因为善于从科学中发现美的存在,才得以长久地维持着对科学的兴趣与热爱。而这种对待科学的态度,也是他后来获得诺贝尔奖不容小觑的一个因素。试想倘若终日埋头于观察研究纷繁复杂的现象,有多少科学家会不心生厌倦而稍有懈怠?而如果时刻心怀美的念想,从事科学研究时不忘体会其中美感,让美的瞬间成为乏味工作的最佳调剂,将会对保持对科学的专注大有裨益,也将帮助科学家们找到生活中的闲适与心灵的安宁。

      每个人的生活都似在海上航行。海面上泛起的朵朵浪花,空中低回盘旋的海鸥,黑暗中长明的灯塔,都可以成为美的一部分,缓解你因持续掌舵而感到疲劳懈怠的身心。

      倘若美在心间,纵使平静如水,也能听到远方的呼唤;纵使暗夜无边,也能看到繁星闪烁;纵使风轻云淡,也能嗅到昨日的芬芳。让美长存心间,是永恒的期盼,是不变的信仰。


撰稿人: 李文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