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要足够的丰盛,才能和世界对望,然后说再见。”

《海上钢琴师》是由朱塞佩.托纳托雷执导的,蒂姆.罗斯主演的,在1998年上映的电影。他给我看到了一个纯洁,不谙世事,对一切都抱有未知和幻想的大孩子,一个一直存活在海的中央的钢琴师。

当我看完这部电影的时候,久违的做了一个梦,梦到了那个活在自己孤岛的人,生于那条大船,从来没有离开过,弹了无数场的钢琴,而我是那个无助的他的好友,千方百计要把他拉回到岸上,千方百计想让他活下去,无济于事,最后使他随着这条大船一同沉默在无尽的海洋中。

或许我是羡慕1900,无数次的说,他是不谙世事的人,宁愿一生孤独,不愿随波逐流,我不是,迎合大众融入世事,或许是现代人生活的必备技能,1900择一事便钟一生,“我心自有云白山青,音乐与大海才是信仰”,所以最后和船一起毁灭是他的选择也是他的必然,毕竟他是这样说的:

“我可以在有限的钢琴上,表达出无限的快乐来,这样才是我的生活,陆地,对我来说是太大的船,太漂亮的女人,太长的旅程,太浓烈的香水,无从着手的音乐。我无法走下这艘船,这样的话,我宁可舍弃我的生命。毕竟,我从来没有为任何人存在过,不是吗?

1900生于1900年,被一个船上好心的烧炉工捡到,取名为1900,那个烧炉工赋予了他鲁莽却全部的爱。他在船上度过了很久,久到他学会了钢琴,找到了一见钟情的姑娘,久到船已经退休无法使用,久到从未下过陆地,船是他的全部,钢琴师他的全部。

他是多么厉害的人,对于早已在这个社会的大钢琴上演奏多年的成年人来说,或许1900的思绪只是青春期的中二,孤独徘徊执拗,却也潇洒。也许是我没那么深切的进入社会,所以才那么那么的羡慕他。

因为我再也找不到童年时期去看待社会的心情,再也没有了那种美好的幻想,对于王子公主的故事不屑一顾,对无限美好的故事没有幻想,按部就班,上课吃饭睡觉娱乐一样不少,却从未钟情于一物一事,1900的一事便比我们简单的多的多,他的一生就有一艘船、一台钢琴、一个路过他人生却一见钟情的女人,纯粹,像寂静流淌的大海。

当你成熟了,也就世俗了,我希望我能够,一直活在海的中央。


撰稿人: 资源加工与生物工程学院肖世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