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人坐在上海的街头向往广东的早茶,吃着北京涮羊肉却想着四川麻辣烫,这是一颗不知满足的心在四周奔走。他们坐在矮房里眺望塔尖,全然以为那里有他们要的快乐,那里有最好的生活,于是一颗心开始了它的旅程,然而却最终迷失了方向。

林语堂先生说:“在灰烬中拾到一颗小珍珠比在珠宝店橱窗里看见一粒大珍珠更为快乐。”之所以快乐,缘于前者的你能置身其中并真切地体悟到那圆润的珍珠在手心冰凉的触感,即使它渺小而又落满尘埃,但它却真切地属于你,刻上了你的烙印,这是别人夺也夺不走的快乐。然而后者,橱窗内明亮的光线照射在这颗大珍珠上,它便折射出奇异的光彩,使你目不转睛,心向往之。然而你和它仍隔着一层厚厚的橱窗,你所能感受到的仅是冰凉的橱窗和无情的目光。当你被它惊人的价格刺痛双目,难道你还不明白,它不属于你。

你们以为别处的生活高贵,奢华,美好,但那也只是你以为。那些都是珍珠在光下折射的幻影,是你一触即破的泡沫。那里没有你要的快乐。就像珍珠本不会发光,一切只是幻影。当你向往塔尖高高在上的生活,却被它狠狠地刺痛了双目;你向往写字楼里体面的生活,却不得不踩着高跟鞋强颜欢笑,忍受痛苦。那是本不属于你的生活,不必强求。若是要倾其所有才能买到那颗价格不菲的珍珠,还不如在灰烬中翻捡。望眼欲穿的向往,与实实在在的拥有,你所收获的快乐,后者必然多于前者。

难道此处没有你要的最好的生活吗?老态龙钟却又亲切的老屋栖居在熟悉的街道两侧,悠长蜿蜒的街道向前延伸,使我的思绪绕出了许多弧度,亦柔软了老街生硬的线条。那里有我第一次的啼哭,第一次的欢笑。老街如时间的回收站,回收了我所有的喜怒哀乐。它也像亲人一样见证着我的成长。每当走进它,所有记忆便会涌现,生活的快乐便触手可及。我惊呼,最好的生活在此处。当双脚踏上这片土地,一颗漂泊不定的心才真正安定下来。这里的生活便是尘埃里的那颗珍珠,虽然被灰尘掩盖了光泽,却是最为真实自然的存在。

而我们能做的,便是珍惜我们所拥有的现在的生活。别再东张西望,你所要的最好的生活悄然间立在此处已千年。

撰稿人: 商学院 方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