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的阳光慵懒地洒向人间,晨跑后微喘,心里记挂的却是二食堂的冒着热气的豆浆。来到长沙二月有余,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也渐渐爱上了这座城。

长沙是一座山水洲城,仁者在这里乐山,智者在这里乐水。岳麓山的松柏苍翠得有些寒意,周末去爬山的时候总觉湿气很重,凄神寒骨。但是到达山顶俯瞰橘子洲头层林尽染的美景时,又会觉得心旷神怡,仿佛心胸都开阔了许多。湘江的水浩浩荡荡,偶尔飘有一叶扁舟,垂钓的人心不在焉,颇有“愿者上钩”的风度。玉带河的水依旧清澈得让人羡慕,河畔尽是坠入爱河的情侣。阳光明媚的日子会遇到在草地上晒太阳的老人们,身旁的小狗蹦蹦跳跳,调皮地舔着老人的指尖。阳光就那样静静的倾泻,给万物镀上一层金边,人间一片祥和美满,让人不由得放慢匆匆追名逐利的步伐。这里,是我的第二故乡。

早些时候内心总是充满惶恐与不安,穿越千山万水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当你身处异乡,周围的一切事物都是陌生的。这里人很多,可是每一个人都是陌生人。没有余秀华“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勇气,这种孤寂感是无以复加的。高考完的那个暑假整整三个月都在憧憬大学生活的美好,上了大学以后发现也不过如此。然而生活的本质不就是平静吗?无论因谁而起的一泓喜悲,最后都免不了归于平静的宿命。如一面湖,风掀起的涟漪一圈一圈扩大的同时也一圈一圈趋于平缓。我们都应该活成一面湖,其上波澜不惊,其下鱼虾成群。

后来慢慢认识了天南海北的朋友,静静倾听他们讲述自己的家乡,从内蒙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到海南美丽的沙滩和椰子树,仿佛短短几天就游遍了祖国的大好河山。友谊也在这样平常的日子里生长,如一坛老酒,慢慢发酵,愈发醇香。有一天收到一个意外的快递,从故乡寄来的。拆开后发现是一袋泥土和一杯水,附有一张卡片写道:“故土旧水专治各种水土不服”。哑然失笑,故人与新友才是治疗水土不服的良药。后来因为花盆过大又去花坛里挖了些土,栽下的白掌现在已经郁郁葱葱。开出洁白的花像是在向全世界宣告:我已亭亭,无忧亦无惧。看来,她很适应移栽后的生活嘛!

草犹如此,人何以堪?我们的一生,不可能永远生活在一个地方。脱离故土,我们才能成熟。犹如蹒跚学步的孩子,脱离母亲的双手才能学会走路。现在是求学,以后是工作,如果你注定独在异乡为客,何不把异乡当作故乡,反客为主,乐观的面对生活。即使恋旧成了一种习惯,那也无妨,就让思念来烘托气氛吧,在每一个月圆之夜回味过去的点点滴滴。而破晓之际,当太阳从东方升起时,我们也应该投入到新的生活中去,为学业和事业奋斗。用四年的时间,创造一个无悔的将来。活在当下是一件很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我们不可能穿过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去活在过去或将来。我们还有很多的梦没有实现,还有许多期望等着我们去实现。所幸,我们青春尚好,只要心之所向,便能素履以往。

或许,我们应该学习东坡旷达的情怀,随遇而安,泰然处世。“人生处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你实在不必去计较生活的琐碎,不必反反复复的去想过去了的孰是孰非。那些曾经的不甘与放纵,都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弥散。每一个清晨都不能辜负,生命里的每一个日子都值得珍惜。看得透,放得下。当年释加牟尼于南山之上拈花一笑,顿悟了俗世的浮夸。我们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可我们一样可以拈一朵野花放在鼻尖嗅嗅它的芬芳,告诉自己,活在这样的人间,真好 。我若心安,何处不是我的故乡? “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撰稿人: 商学院吴梦瑶